小说网位置: 火狐鸟 > 现代言情 > 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

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

吕知知
连载中
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

娇妻又撩又飒》,由网络作家“吕知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是作者“吕知知”的倾心著作,阮玉糖赵西雅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甜宠,打脸爽文,萌宝,无虐双洁】带娃潜逃五年,一回帝都就被那个男人逮个正着“我已经到了该结婚的年纪,我需要一个妻子,还需要一个继承人,你很合适!”男人的表情冷酷霸道,心中却默默道:她好胆小好柔弱,我不能吓到她!!!!楚甜溪:……这胆小柔弱的小娇妻人设,她快撑不住了!有人说:楚甜溪一无是处,还恃宠而骄,总有一天要被家主厌弃!然后,世界各路大佬前来讨好报恩众人:这叫胆小柔弱一无是处?......

火狐鸟提醒您:本小说及人物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
相关推荐: 一睡成婚冷酷老公坏爹地全文免费阅读
作者:吕知知
  • 总阅读数
    191
    百人
  • 总收藏数
    1
    百次
  • 总字数
    00
    万字
《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精彩章节预读阅读更多

《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 小说介绍

爆火言情小说《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正在火热连载中,这本小说是由作者吕知知倾情力创的作品,故事里的主人公分别是阮玉糖赵西雅,其主要内容讲 述了......

《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 第36章 免费试读

蓝舟赶往幼儿园之后,正好遇到了已经抵达幼儿园的楚湛。没错,就是楚湛。楚湛本来今天就没事,他和蓝舟两人商量好,打算要试一试阮玉糖。所以,楚湛去接船船,而蓝舟假借开车和阮玉糖一起去接船船的名义,将阮玉糖引进了那条小巷子里。又花钱雇了几个混混去找阮玉糖的麻烦,好试探阮玉糖的底。结果,计划不如变化,阮玉糖竟被飞龙会的几个壮汉抓走了。此时的蓝舟还不知道这件事。他抵达了幼儿园,却见楚湛已经接到了船船。楚湛看见他来了,不禁诧异地压低了声音问:“这么快?试探出来了?”蓝舟脸色一变,道:“我把她弄丢了,她……没来幼儿园吗?”楚湛眉头一皱,惊讶地四下打量一眼:“丢了?我没见着啊。”

蓝舟的脸色彻底变了。这时,船船的声音响起,他问:“楚湛叔叔,蓝舟叔叔,妈妈也来了吗?我要和妈妈坐一辆车。”

他说着就要下车,往蓝舟那辆车里去。蓝舟的脸色难看极了,额头上隐隐有些冒汗。楚湛的脸色同样没好到哪里去。蓝舟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他对楚湛道:“你送小少爷回去,我去找人。”

说完,他看向船船,语气僵硬地道:“小少爷,妈妈有事没有来,你先跟楚湛叔叔回家去,蓝舟叔叔还有事情要做。”

船船一听妈妈没有来,又见这两个叔叔都是脸色发白,头冒冷汗的样子,不禁一阵疑惑。他沉默地看了二人一眼,垂眸乖巧地上了车。楚湛载着船船回家,蓝舟则开车飞快地赶回了那条小巷子。途中,他给家里打了电话,唐伯说阮玉糖并没有回去。蓝舟知道,如果他在天黑之前找不到阮玉糖,阮玉糖一定会出事,到时候的后果,他简直不敢想……且不说小少爷失去了妈妈会怎么样,就先生那一关,他和楚湛都过不去……此时的蓝舟,心中充满了煎熬,他只是想试一试阮玉糖的底,他没想过会害了阮玉糖。那好赖是先生接受了的女人,更是小少爷的母亲……蓝舟找遍了小巷子,都没有找到关于阮玉糖的丝毫痕迹。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蓝舟开始犹豫,要不要调人过来寻找。可是那样一来的话,先生那里就瞒不住了。蓝舟的脸色更加惨白一分。与此同时,楚湛的情况同样没好多少。回到家里,船船本来以为可以见到妈妈,但是他找遍家里,都没有找到妈妈的影子。“管家爷爷,你看见妈妈没有?”船船问唐伯。唐伯纳闷道:“小少爷,阮小姐不是跟楚湛叔叔一起去接你了吗?”船船一愣,大眼睛清澈见底,不解地看向楚湛。楚湛根本就不敢回视船船的目光。他没有看到,船船的目光在瞬间变的有些暗沉。唐伯的脸色变了,他看着楚湛,素来的温和的目光透出几分锐利。“小楚,你和小蓝都是先生非常信重的人,你们可千万不要做多余的糊涂事。”

唐伯几乎瞬间就明白了什么。这段时间,他也看得出来,楚湛和蓝舟对阮小姐有意见。那意见还不小,明里暗里的,他们一直在给阮小姐找不痛快。可是他也没有想到,他们居然真的对阮小姐动了手。唐伯表情严肃:“这件事情要告诉家主。”

楚湛脸色更白几分,他看了唐伯一眼,转身飞快朝外走去。不多时,楚湛召集了墨家的护卫队,去和蓝舟汇合了。客厅里只剩下唐伯和船船,船船担忧地问:“管家爷爷,是不是妈妈出事了?”唐伯动了动嘴,看着小娃娃纯净无垢的大眼睛,不知道该怎么与他说。船船又问:“是不是楚湛叔叔和蓝舟叔叔伤害妈妈?”唐伯看着船船,终于长叹了一声,蹲下来与他平视,道:“小少爷,楚湛叔叔和蓝舟叔叔只是跟妈妈开了一个玩笑,过一会儿,他们就把妈妈找回来了。”

船船瞪大的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水,他抹了一把眼泪,转身往外跑去:“他们都不喜欢妈妈,他们都想伤害妈妈,他们是坏人,坏人!”他跑的很快,唐伯老胳膊老腿哪里能拦得住他。船船跑到了花园里,看着已经住了几天,但并不熟悉的地方,他突然很想莲花村,很想很想。墨夜柏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船船一个人满脸泪水,孤零零地站在花园里,怔怔地望着那把秋千椅出神。那小模样别提有多可怜。墨夜柏的心脏突然狠狠地抽疼了一下,他脸色一变,大步朝船船走了过去。此时,唐伯也急匆匆地从里面追了出来。他满脸的焦急的冷汗,看到墨夜柏后,脚步生生地顿在了原地。墨夜柏看了唐伯一眼,大步走到船船的面前,他伸手,去抱船船,问:“船船,怎么了?”船船没有回答他,并且闪身避开了他的触碰,他瞪大的眼睛里满是戒备与怀疑地看着他。这样的目光,深深刺痛了墨夜柏的心,墨夜柏目光一暗,轻声道:“船船,出了什么事?”船船抿着小嘴,冷冷地看着他,道:“我要妈妈,你把妈妈还给我。”

墨夜柏的脸色猛地一变。他想到了楚湛突然调动的护卫队。难道,是阮玉糖出事了?他脸色难看地看向唐伯。唐伯看了船船一眼,叹息一声,对墨夜柏道:“今天本来是小楚和阮小姐去接小少爷。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是小楚一个人去接了船船回来,而阮小姐,似乎不见了……”“不见了?”墨夜柏的身上散发出一阵骇人的低气压。唐伯接着道:“之前,蓝舟先生也往家里打过一趟电话,询问阮小姐有没有回家。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也不清楚。”

船船道:“楚湛叔叔和蓝舟叔叔都去了幼儿园,妈妈没去。蓝舟叔叔以为妈妈去了幼儿园,但我和楚湛叔叔没有见到妈妈,蓝舟叔叔说,他把妈妈弄丢了。”

船船不紧不慢地说道,条理清晰分明,可是那双清澈的大眼睛里,却全是戒备,还有深深的悲伤。他和妈妈在莲花村生活的好好的,就是这个人逼得他们呆不下去,现在还要伤害妈妈。他清澈的大眼睛里,流露出一丝排斥和讨厌的情绪来。墨夜柏已经不知道自己被船船的目光刺伤了多少回,他道:“船船,你和管家爷爷在家好好休息,爸爸一定会把妈妈找回来,好不好,你不要担心。”

船船看着他没有说话,整个人都透着一股疏离冷漠的气息。墨夜柏转身离开。他要亲自去把阮玉糖找回来。楚湛带着人,已经和蓝舟相遇了,他们站在小巷子外面,看着两边寂静的老旧民房。“那几个小混混说,这里是飞龙会的地盘。我刚叫人查过了,飞龙会就是一个半年前才组建起来的地下组织,他们什么业务都接,只要雇主给钱,小到跟踪老公出轨,大到杀人买命。”

蓝舟的声音沉而哑,这一次,他们的确是闯了大祸了。“他们的老大是什么人,查到了没有,找到他们的老大,叫他们帮忙找人,或者,叫他们把人交出来。”

楚湛道。蓝舟道:“查了,他们的老大是一个叫谢何的人,这个谢何今年四十多岁,早年因为杀人坐过十五年牢,现在出来了依旧不安份。半年前报复了仇人,组建了飞龙会,可是这个谢何神出鬼没,没有人知道他平时住在哪里,都和哪些人有交往。”

“他们总要有产业养这么大一帮人的,找到他们的产业,抓人逼问。”

楚湛道。蓝舟道:“我之前没敢调动人手,可是现在……”他看向楚湛身后的那群护卫队。楚湛连忙派了三名护卫队去找。与此同时,就在他们前方的老旧民房里,阮玉糖正一脚踩在茶几上,双手环胸,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几个光头大汉。先前将她抓进来的那几个光头大汉,本来还以为今天抓到一个极品美人,可以好好的乐呵乐呵,没想到,还真是‘乐呵’了。阮玉糖唇角噙着玩味的笑容,饶有兴趣地朝其中那个刀疤脸的大汉走了过去。那大汉立即双手捂胸,一边往后缩,一边求饶道:“你别过来,别过来,你要是敢过来,我就叫人了啊——”其他光头们齐刷刷看向刀疤男,表情都颇有一些一言难尽。“疤哥,你这台词说的不对!”他旁边的光头提醒道。刀疤男踹了他一脚,“胡说八道,这台词怎么不对了,求饶就行,还管什么台词不台词的!”另一个光头男提醒道:“疤哥,可是你的动作也不对。”

刀疤男顿时怒瞪过去,反应过来低头看向自己的动作,他非但没有松开手臂,还把自己抱的更紧了。阮玉糖‘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几个光头大汉又是一抖,这次谁也顾不上笑话谁了,几个人挨挨挤挤到了一处,活像几个可怜柔弱的良家女子。而阮玉糖就是那强抢良家女子,欲对他们图谋不轨的恶霸色狼一般。阮玉糖见他们怕的紧,一转身,走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坐下了。她姿态闲适,以手撑额,竟是眯起了眼睛,像是快要睡着了。“小姐,您、您还不离开吗?”刀疤男小心翼翼地问。阮玉糖睁开眼睛瞥了他一眼:“离开?离开去哪儿?”刀疤男哑声了。正常情况下,她打倒了他们,她不是应该趁机逃走的吗?可现在是个什么情形?她居然把这当自家了,一副不打算离开的架势。什么叫请神容易送神难,几个光头此刻深有体会。刀疤男道:“小姐,您要是再不走,一会儿我们老大来了,你可就真的走不了了。”

“等的就是你们的老大!”阮玉糖眼皮也不抬,懒洋洋的说。另一个光头大汉道:“小姐,您看,这天色也不早了,您若是不回家,家里人该担心了。”

阮玉糖顿了顿,半阖的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冷嘲。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船船肯定会伤心难过。但是船船一定知道,她不会有事。所以,船船顶多就是对墨夜柏失望,却不会担心她的安危。他们母子之间,这点信任还是有的。阮玉糖的心中也不禁对楚湛和蓝舟生出一股同情来。她这次故意被抓,还不回去,就是故意的。找不到她,他们才会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她倒要看看,墨夜柏会怎么惩罚他们。想算计她,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她今天还真就不打算回去了。飞龙会的老大提前接到了这几个光头的电话,先前就往这边赶来了,所以没和楚湛派出去的人撞上。小铁门被人一脚踹开,一个扎着马尾,穿着花衬衫的男人的率先走了进来。他的身后跟着两个大汉,虽然不是光头,但从眼神也可看出是两个狠角色。他们一进来,就看见了沙发上的阮玉糖,女子长发垂落,身姿窈窕。屋里没有开灯,看不清具体的长相,他们也可以判断出,这是一个美人,超级美人。这三个男人的眼中均都闪过惊艳之色。甚至,花衬衫的表情也没有之前那么的凶神恶煞了。“小姐是哪条道上的?”后面那两人关上小铁门,并且上锁。花衬衫直接开口询问。他的右手摸向后腰处,不用说也知道那里肯定别着一把枪。阮玉糖却丝毫没有畏惧。她终于从沙发上坐直了身体,打量了花衬衫一眼,道:“你就是青龙会的老大?”花衬衫,以及周围其他壮汉都是嘴角一抽,花衬衫纠正道:“小姐,是飞龙会,谢谢。”

“哦,是飞龙会,不好意思,我记错了,毕竟你们这个名字有点大众,容易叫人记混。花老大你不必紧张,我今天就是没地方去,想借你们的地盘睡一觉。明天你们要是不想留我,我再走就是。”

众大汉:……他们见鬼一般看着这个漂亮的女子。就算她有些本事,可这也太嚣张了。“这位小姐,我姓谢,不姓花。”

花衬衫再次纠正道。“噢噢。”

阮玉糖瞥了一眼对方的花衬衫:“真是对不住,谢老大,对吧?哈哈,你们这里有床没有?四件套新不新?我累了,要休息了。”

小说《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

《精品阅读一睡成婚:娇妻又撩又飒》章节目录阅读更多
读者点击榜 全部
分类: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最后更是追到狼狈离开北京,逃到上海。但我却没想到,会和他在这种场合重逢..这时,他走到我面前,伸手:“你好。”看着眼前骨节分明的手。... ...
姜惟意和顾易安两人青梅竹马十二年,在一起三年,姜顾两家联姻,声势之浩大,让A市名媛无不艳羡。 然而婚礼当天,宾朋满席,一通电话就让顾易安扔下盛装打扮的姜惟意。 顾易安在婚礼上逃婚让姜惟意成了A市所有人的笑话,然而那些人还没笑多久,就看到姜惟意发了和沈靳洲的结婚证:“已婚。” 而尾随其后的,是多年不发一条动态的沈靳洲发的:“已阅。” 有人说姜惟意这回是踩了狗屎运,丢了芝麻捡了西瓜,顾易安和沈靳洲压根...
分类: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最具潜力佳作《万千风情》,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林小涛段雅馨,也是实力作者“林小涛”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对话吓了一跳,想着舅舅不会发现什么了吧,就赶紧从阳台往下看。这时,唐政也拉着段雅馨来到了楼下本来还十分气愤得段雅馨看到楼下的场景,顿时就惊呆了。只见整个草坪上全部摆满了带着气球和鲜花,看起来极其的浪漫。“老婆,你看。”这时唐政从口袋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以后,段雅馨美...
分类: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宋惜惜手握桃花枪,看着这名三十岁上下的黑脸男子,他神情自傲孤冷,颇具不负之意。毕铭见她不做声,冷笑一声道:“宋将军不敢迎战吗?”... ...
分类: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宋世安叫了宋氏子弟过来帮忙,把东西卸下且全部归置好。一顿忙活之后,宋世安与宋惜惜一同在府中各处走着,曾经的府邸是何等的热闹,现在,何等的冷清。... ...
分类:现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若是冯研研刚才有那么一会儿有意识,等明天早上醒了过来,自己恐怕就麻烦了现在冷静下来,他心中只些后怕一种强烈的懊悔感,更是让宋阳心虚不已小阳,今天全靠你了,很多事情啊,还是得你们男人出面才行,研研她爸爸工作忙,平时没时间管教照顾下照顾研研,以后啊,还得你这个姐\/夫多担待着一些陈丽珍感激的上前拉着宋阳的手,眼中满是欣慰之色听到陈丽珍的话,宋阳顿时心虚了起来,也不知道岳母是什么表情... ...
分类:军事历史    状态:连载中
苏阳自杀前发誓,如果有来生...... 他一定要找一个知心爱人! 找一个真正爱自己的女子! 当他忽然间醒来,却发现身边跪着一个大姐姐。 她漂亮动人,美艳芳华! 此时,正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睡衣,望着自己瑟瑟发抖。 “别打脸成吗?明天我还要参加孩子的家长会......”...

都市小说 奇幻玄幻 军事历史 游戏动漫 武侠修真 悬疑惊悚 穿越重生 古代言情 现代言情 霸道总裁 其他小说

火狐鸟如有内容侵犯您的合法权益,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安排处理。

火狐鸟(www.huohuniao.com) 琼ICP备2024026380号-1